我们也在调查这次新闻的真实性

2020-06-19 20:50

昨日下午,北青报记者致电周口市沈丘县卫生局,其办公室的工作人员称,“相关部门已经在积极调查,具体结果还没有出来。”同时,该工作人员表示,“(疫苗)这个事情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们也在调查这次新闻的真实性,原来有过一次报道,由于只涉及一个孩子,信息可能不完全准确。现在我们已经成立调查组,在县里展开调查了。”

由于孩子没生过大病,王欢欢怀疑可能是疫苗的问题。她发现接种本上记录的接种日期是2014年6月6日,疫苗批次是20111260-3,生产企业是武汉生物。王欢欢联系到了该公司负责人,对方表示,“(有效期)应该是到2013年12月”。这意味着孩子接种的疫苗已经过期了半年。

与此同时,当地卫生部门与家属达成赔偿协议,并要求家属拿到赔偿后,“不得到相关单位和个人纠缠上访,保证息诉罢访。”

一年前,沈丘县3名儿童接种疫苗后陆续出现不良反应,其中2名死亡,1名目前仍在医院进行康复治疗。

之后当地卫生院曾派人来调查。据王欢欢回忆,当时卫生院的解释是,“不可能,这一批疫苗有360针,不可能就你这一针有毛病。”

2014年5月31日,同样在赵德营镇中心卫生院,3岁的杨岙深在接种完乙型脑炎灭活疫苗后,出现了和赵一晨一样的异常反应。治疗一个多月后,家人没有挽留住这个幼小的生命。

2014年7月10日,沈丘县冯营乡西王庄3个月大的郑依依在接种疫苗后也出现了异常反应,治疗了一个多月后,最终抢救无效死亡。

对于疫苗过期的问题,沈丘县疾控中心计免科负责人回应称,“当时发生这事儿时,该处理的人都已经处理了,调离的调离了,开除的开除了。”

孙超华怀疑疫苗本身可能也有问题。他向北青报记者表示,当时卫生院拿出的口服疫苗瓶“不是密封的,而是吸管式的,盖子可以拧开再拧紧”。后来他联系到了生产厂家,对方表示,“没有这种瓶子,装疫苗的瓶子一定是严格密封的”。

在口服轮状病毒疫苗的注意事项上,第三条明确指出“使用本疫苗前、后须与使用其他活疫苗或免疫球蛋白间隔2周以上”,但防疫站的医生却同时给小姝瑶接种了三种疫苗。

出院后,王欢欢发现孩子的身体有些异常。“有一只手掰都掰不开,走路也没人家有劲,走路有点晃。”孩子的姥爷说。

当天晚上,小姝瑶发烧三十九度多。转到周口市医院后,医生表示情况比较危险,于是孙超华带着女儿到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直接进了重病监控室。经过抢救,小姝瑶的性命保住了,但却成了“玻璃人”。“我女儿随时可能复发,一发病可能比刚得病时更严重。”孙超华在接受北青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说。

除了疫苗过期,周口市沈丘县在接种疫苗上也存在保存不当等其他问题。今年8月3日,沈丘县洪山乡的孙超华带着刚满一岁的女儿孙姝瑶去卫生院接种疫苗,当时卫生防疫站医生给女儿注射了麻风疫苗和乙脑减毒活疫苗后,又开了一瓶口服轮状病毒疫苗。

2014年5月9日,刚过1岁的赵一晨在沈丘县赵德营镇中心卫生院接种乙型脑炎灭活疫苗后,出现了口吐白沫、浑身抽搐异常状况。最终医院给出的病因为病毒性脑炎,至今赵一晨仍然躺在医院进行康复治疗。

据媒体报道,沈丘县卫生局当时给出的原因是“在疫苗存放及发放过程中不遵守疫苗管理相关规定,进行冷藏条件下储存、运输;疫苗接种不规范,让未纳入乙脑灭活疫苗接种点的村卫生室进行乙脑疫苗接种”,但对于疫苗存在的问题只字未提。

据媒体报道,2014年6月6日,周口市沈丘县赵德营乡的王欢欢带着刚出生三个月的宝宝,在赵德营卫生院接种了无细胞百白破疫苗。几个小时后,孩子一直高烧不退。在医院抢救十几天后,孩子的性命总算保住了。

事后,沈丘县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了处理,“赵德营镇中心卫生院院长刘华被行政处分,卫生院公共卫生服务站副站长王秀民被撤职处分,当时的接种人员赵丽调离工作岗位”。

昨日有媒体报道,河南周口市沈丘县赵德营乡3儿童接种的疫苗已过期半年。北青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沈丘县接种疫苗问题不断。一个月前,洪山乡另一位儿童也在接种疫苗后高烧不退。周口市沈丘县卫生局对北青报记者表示,相关部门已经成立了调查组,但还没有具体调查结果。